您的位置:首頁  »  新聞首頁  »  強暴小說  »  強暴出家人
強暴出家人

強暴出家人

我叫釋靜空,俗名叫李嘉雯,現年二十一歲,我自小就向往出家人的生活,因此從國中起,每天吃齋念佛,暑假還常參加短期出家營,以更加理解佛法和體驗出家人的生活,但對于要不要真的出家,我一直都有些遲疑。十五歲國三升高一那年的暑假,我下定決心,決定要正式當個出家人,過著清修的日子,于是我和家人討論,他們都同意了,因此我在得到某尼姑庵長老的首肯后,就出家了,朋友看我長得好看、身材又好、長得高又留著一頭漂亮的黑色長直發,就認為說我做其他更好的、更賺錢的行業,如模特兒等,也不是不行的,因此在我出家前,她們要我多想想,但我心意已決,因此她們對于我的決定都感到相當地婉惜


  話說我是我出家的尼姑庵多年來第一個新加入的出家人,他們為了招募新血,近年來提出了不必剃發的規定,而我正好是新規定實施后的第一人,雖然我出家后因此繼續留著那自小就沒剪短過、只剪了個類似妹妹頭的覆額覆眉毛瀏海的長發,但其他的事都還是一樣,每天一樣要做法事、也一樣要吃齋念佛,也一樣是要穿著灰色、寬大但無法完全遮掩住我的一對巨乳的僧袍、灰色且每只左右各開三洞的羅漢鞋,與出家人慣常穿的白襪,盡管如此,我感到心滿意足,因為我多年來的愿望終于實現了。雖然我已經出家了,但每次聽到有人說我穿僧袍僧鞋的樣子既清純又可愛時,我還是忍不住會感到開心。


  幾個月前的這天,我與師姐們下山一起去進行法會,這也是我出家后,第一次離開寺院,到山下的某寺去協助法會的舉行,我披上了袈裟、將頭發綁成辮子并戴上僧帽,然后就出發了。法會進行得很順利,并在晚上十點時順利地結束,我自愿留下來替今天法會舉行地點的寺院關門,但我沒想到這是厄運的開始。


  我坐巴士準備回山上,我坐在靠窗的位置,因為當時已經很晚了,加上法會和過午不食規定,讓我一整天下來幾近精疲力盡之故,所以我很快地就睡著了,而我當時沒想到,坐在我旁邊的那個乘客,竟然是個淫魔,而我就為那淫魔所強暴。


  不久后,我醒了來,發現自己僧袍下的短杉褲,及短杉褲下的內褲竟濕了一片,我感到非常地驚慌,我認為這是自己修行不足、做了春夢所致,因此我羞愧地趕緊跑下車,并在口中不斷地念「阿彌陀佛」,向佛祖懺悔自己發春夢并因而犯戒的事。


  由于我是第一次自己一人回庵的,所以我對庵附近的森林感到很害怕,因此我不斷地念佛,以期佛祖保佑,但即使如此,這也不能免除我接下來的遭遇。


  就在我下車后不久,突然有個男人出現,他拿刀指著我。我見狀后,對男子說道:「這位施主,你要做什幺嗎?」


  男子滿臉淫蕩地說道:「跟我走你就知道了,不走的話,下場是???」


  我說道:「你想干什幺?你要強奸我嗎?你難道不怕強奸我會有因果報應嗎?」


  我企圖逃跑,那男的這時說道:「敬酒不吃吃罰酒?我看你是不想活了!跟我走!」


  說完他便強行將我給架起,并用另一只手將我的嘴給摀住,讓我無法求救,并將我拖進樹林里,我奮力掙扎,但對方是個大男人,因此我的掙扎自然都是徒勞的,很快地,我就被拖進樹林里了。


  雖然說現在夜已深,而這一帶除了我和那男的外,沒有其他人了,但那男在將我放下后,以最快的速度拿出膠布將我的嘴給貼起,以防我求救,我連喊出聲音的機會都沒有,之后他還打了我兩巴掌,并對我說道:「報應?因果報應是三小,我只知道你是個破戒留頭發又長得正的欠干尼姑啦!我干了一堆各種來路的女人,從來沒被抓到過,你竟然還跟我講報應?」


  身在本來就幽暗樹林里,加上夜色已深,四周四下無人的荒涼景致,和被打巴掌的痛苦,我開始哭了起來,并用手去撫摸被打的地方。


  之后他將我的雙手綁在樹上,并開始把玩我的身份證件,還偷看我的戒牒,我被他的種種行為,嚇得面無人色,因此不停地扭轉身體掙扎。


  這時,那男的走到我的面前,露出淫笑地對我說道:「迫不及待嗎?」


  我因嘴巴被堵住之故,沒有辦法說什幺,只能拼命地搖頭,否定他的意見。


  那男的這時又說道:「你想我帶回避孕套?」


  我繼續搖頭,這時那男的又說道:「所有說你要我不用顧慮全力一奸對吧?」


  他在說這話時,還故意扯著我的頭發,逼我點頭,劇痛令我萬分不愿地點著頭,而我的眼角則流下屈辱的淚水。沒想到他竟然開始舔我的脖子和淚水,之后更是開始舔著我的的面頰、耳珠、頸項等,這感覺讓我感到厭惡至極,但我哪有什幺辦法呢?


  將我整個人給徹底舔過一遍后,那男的開始脫我已濕透的褲子和內褲,還親吻我的私處,之后還問我道:「我在車上玩得你很爽嗎?」


  聽到他說的這話,我這才恍然大悟,原來車上的事是那家伙搞出來的,我心想道:「你遲早有一天會遭到報應的!因果報應,屢試不爽,就算生前沒報應,像你這種禽獸不如的,死后也會下地獄的!」


  不過這男的他親吻我的私處后,還將我的私處給掰開,看著我私處內部的狀況,這一切的一切都讓我感到極為驚恐、厭惡。那男的一邊看著我的私處,一邊還用各種的話語刺激我,他的話讓我既痛苦又難堪,他對我說道:「很難得!二十一歲的美處女,在享受人生最大的歡愉前就出家,實在是太可惜了!


  「是啊,我是沒做過愛,但那又怎樣?做愛什幺的是我自愿放棄的,為了修行,我愿意放棄這樣的歡愉,但這一切都被你這禽獸不如的淫魔給毀了!」當那男的說話刺激我時,我心里這樣想道。


  之后那男的又說道:「沒人替你開苞嗎?我吃虧些,就由我替你破處開苞,我開苞經驗豐富,保證事后你有深刻回憶!谷缓笏ブ业囊骂I,雙手一分,將我上身的袈裟僧袍給硬生生地撕破,露出了我穿在里面的羅漢衫上衣,之后又順手一抓,將我的羅漢衫給解開。


  我感到極度的羞辱,但在雙手被綁住的狀況下,我又能做什幺呢?在他脫我的衣服時,我試圖用沒被綁起的雙腳踢他,但都沒什幺用。


  他見我雙腳踢蹬,便拿起刀子,對我說道:「你再踢我就宰了你!還要在網路上昵名將你的淫照全部公布出去,讓你就此身敗名裂!」


  聽到這話,我嚇得將雙腿給收回,之后他開始隔著我的衣服揉動我的乳房,還不時以手指大力扭弄著我的乳房,之后更是將我身上僅存的衣物給剝去,甚至還拿相機拍我。當他看見我的胸部時,還刻意問我道:「你的胸部是四十寸D的,對吧?」


  我只能無奈地肯定他的意見,但他對我做的一切,都讓我感覺非常地不舒服,可是我又能怎幺辦呢?


  在他玩夠后,他將我給緊緊地壓住,還將我的大腿分開,之后那男的他將一部份的龜頭給插進我的私處,并說道:「是破處的時候了!


  之后他開始倒數:「五,四,三,二,一!」并將他的歸頭頂在我的處女膜上。


  那男的接著開始鉆我的處女膜,經過數分鐘的轉插,我保存了二十一年的處女膜終于被我鉆穿,處女血沿著那男的他的性器滴下。我很想哭,可是我哭不出來,沒想到我的處女之身,就這樣沒了。


  這時那男的對我說道:「看到那些血嗎?這證明你已成為真正的女人了、一個給我操破的女人了!


  之后那男的開始抽插我,一連串的快感讓我無法忍受,我的大腿也不自覺地夾著他的腰,同時他還以空出的雙手,大力捏弄我的巨乳,大力的揉搓令我的乳房也變了形,乳肉從他的手指間透出。


  這時,他說道:「是時候給你紀念品了!共⒁躁幥o加速抽插,數百下強而有力的攻擊直接轟在我子宮的盡頭,我的下體則不斷地流出血和水來。


  之后他又對我說道:「我要你一生體內也有我的精液!谷缓笏蛯ξ疑淞。這時,因一整天的法會和他的玩弄,我全身已癱軟無力,因此他將我解開后,我便無力地躺臥在地上,我只希望他趕快停止,不要繼續了。


  豈料他這時淫笑著對我說道:「這幺快便無力了嗎?剛才只是上半場!


  我聽到這話,感到非常地恐懼,但一想到那男的他那孔武有力的身軀,我又害怕被他給殺掉,加上我整個人已累垮,因此我不敢反抗也沒什幺力氣反抗他,只得乖乖地順應他,讓他坐在我身上。


  那男的他坐在我身上后,要求我用四十寸的巨乳緊緊夾著他的陰莖,還要我用舌尖舔他的龜頭,我想趁機咬斷他的龜頭,并趁機逃走,但看到他身旁的那把刀,我的心又冷了,我怕反抗他會有更恐怖的事發生,因此我只好乖乖地順著他的意思做。


  舔了一段時間后,他對我說道:「波霸熱狗腸,舔得乖有獎。你舔得我很爽,一于請你好好品嘗我的熱精漿!谷缓笠坏滥贪椎乃,便向著我秀麗的臉強力濺射過來。


  這感覺實在很討厭,但這時他對我命令道:「舔乾凈,不然就有你好受的!」我已不敢反抗,因此只好將他射出來的東西給舔掉。


  然后他要我雙手抱著大樹,之后又用手銬把我和樹給銬在一起。之后他對我說道:「心里難以取舍,就決定肛交吧!」


  我聽了他的話,驚得全身發抖,但我也不敢怎樣,只能任憑他擺布。


  這時他說道:「放心,我會很溫柔的。其實,我一向也不喜歡這玩意,不過見你的菊門很美,便想在你身上一試!


  之后那男的從袋中拿出一罐油,并對我說道:「這是潤滑劑啊,純植物油,不傷人畜!


  然后我看見那男的將油抹在自己的陰莖上,還用舌尖舔了一些油,之后他用他舔了油的舌頭開始舔我的肛門,之后更是開始搓揉我的胸部,還用他的腿強行將我的腿給分開,之后他將他的陰莖給插入我的肛門里,并開始急速抽插,還用牙齒咬扯我的耳朵,使我的下體不斷地與樹皮產生摩擦,這一切的一切,都讓我感到疼痛,最后他甚至還射在我的肛門里。


  我被他玩了整整兩個小時,在被他玩完后,我又哭了出來,為什幺我會遭遇如此的事,難道是我上輩子對他的前世造了什幺孽,這輩子才會被他給強奸的嗎?不過他在搞過我的肛門后,還故意用手拍我的屁股,還對我說道:「很痛嗎?給色魔吃了處女豬的感覺如何?是否畢生難忘?不過你的屁道比陰道好操得多,我的精是不是都射進你的屁眼內?」


  我因感到非常疼痛的緣故,身體不斷地發抖,之后因又痛又累之故,竟然失禁了。


  這時他對我說道:「你在干什幺?原來我的好靜空被我玩到失禁!你也忍了一整晚吧?你看,量很多呢!」


  之后還不停地恥笑我,更將他的陰莖對準我,還對我說道:「你解決完了,現在便輪到我小解!谷缓竽蛟谖疑砩,噴得我滿臉都是,尿完后他就離去了。徒留受盡屈辱的我在原地哭泣。


  第二天早上,我被路過到森林里摘香菇的歐巴桑發現,她幫我穿上衣服,并好心地送我到警局,我將我的遭遇一五一十地說出,本來我認為自己被毀了、沒資格繼續修行了,因此一度想還俗,但我的師傅勸留了我,她說這一切都不是我的錯,是對方性欲過度高漲,才會看到正妹就強暴的,還要我我繼續努力修行,以走出傷痛,并藉自己的好好活著,來懲罰那奸魔。不過我還是希望那奸魔能被抓到,但話說自從我被強奸開始到現在,已過了幾個月了,至今警方還是沒能抓到當天強奸我的那名奸魔。


【完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