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頁  »  新聞首頁  »  強暴小說  »  強暴周后
強暴周后

強暴周后

「!嗚……。!不要!」房間裏傳來女子的慘叫加淫叫聲,曾經貴為一國之后的她,如今卻被另一個不是她丈夫的男子以最羞辱的方式給強姦了。


  女子周薇,人稱小周后,原本是五代十國中,后唐末代國君李后主李煜的第二任老婆。


  李煜第一任老婆是大她十五歲的姊姊,人稱周后,嫁給李煜時妹妹小周后不過才三歲,不料在十多年后竟發現十四歲不到的妹妹背著自己和丈夫偷情,精神大受打擊。


  憂郁成疾的周后三年后就去世,李煜也在妹妹十八歲那年冊封她為王后,為了和姊姊周后區分,人稱小周后。


  李煜于公元975年破國,宋太祖趙匡胤仍將他封侯,小周后的美貌是舉國聞名的,但趙匡胤總算僅止于言詞羞辱,并沒做出太過份的事。


  不料太祖就位一年多就死于斧光燭影之謎,宋太宗趙光義繼位,趙光義出名好色變態,公元977年中旬招小周后入宮。


  周薇還以為趙光義不過是像先王一樣,只是口頭羞辱罷了,不料一進宮中竟立即被人搶拉進后宮關進房間內。


  不久后趙光義開門進來,一臉淫笑的看著周薇「小美人啊,終于讓我把妳盼到了…」「你想做什幺?我是李夫人,你不能亂來…」周薇驚慌的躲在一角,渾身顫抖著。


  趙光義撲了上來,周薇奮力掙扎著,雖然小周后身形嬌小柔弱,但是趙光義身形肥胖,一時之間竟無法得逞。


  趙光義氣奮的走出門去,小周后還以為趙光義沒了興致,自己逃過一劫,不料不一會兒竟然走進五個宮女。


  「妳們要做什幺?我是王侯夫人,妳們不能無禮…!」沒一會兒身上衣服就被扒光,兩位宮女抓住她的手,兩位宮女抓住她的腳。


  另一位宮女跪坐在床上,彎腰用手撐在床上,讓自己的背當作床,讓周薇背靠著她的背,半懸空半躺在她身上。


  周薇就這樣一絲不掛的,背靠在一個宮女背上,雙手被往兩旁拉開,雙腳更是被M字型扳開,私處完整的露了出來。


  這是房門打開,趙光義淫笑著走了進來「小美人,這次看妳怎幺掙扎!埂覆,不要…你不能這樣…」全身赤裸并被迫擺出羞恥姿勢的周薇羞紅著臉,顫抖的求饒「求求您,不要…」趙光義早就硬的受不了,連衣服都沒脫完,拉下褲子露出堅挺的肉棒,二話不說就插了進去。


  「!痛!不要。!」沒有前戲潤滑,肉棒粗暴的插進乾乾的小穴,讓周薇痛的大叫。


  趙光義雖然身肥體胖,但那話兒還不小,加上皇帝都有用秘方進補,竟然狂插了十多分鐘還沒要射的跡象。


  「好痛!。。!不要。!」


  小周后乾枯的下體傳來火辣的刺痛,故然因為有五個宮女在一旁觀看著她被皇帝強姦,心中羞恥的不得了,但是疼痛讓她只能一路慘叫。


  「乾巴巴的,怪不舒服的!」趙光義一臉不爽的把老二拔了出來,然后對著門外叫道「來人!」一個太監走了進來,趙光義在他耳邊說了一些話,他恭敬的走了出去,不久之后送來了二杯酒。


  趙光義先是自己先喝了其中一杯酒,然后拿起另外一杯,用手硬是張開周薇的嘴巴,將酒灌了進去。


  「妳喝的這酒叫烈女蕩,就是貞節烈女喝了也要發蕩,還能讓妳體力更好,享受更久喔,嘿嘿!」趙光義一邊說著,一邊用手摳弄著周薇的下體,他把食指和中指兩只手指頭插進小穴,瘋狂抽送。


  趙光義肥胖的手指也比一般人粗,兩只手指已經和一般人的老二差不多粗,周薇淚流滿面輕聲說著「不要…嗚…」不一會兒她的臉更紅了,氣喘的聲音也越來越明顯,口中仍然苦苦哀求著「不要…拜託你…快停下來…」趙光義哪會理她,看著手指上沾滿了黏液,笑著說道「很濕很多水嘛!」手指不但沒停下來,還不斷加速抽送,手指前端還不時彎曲摳弄著小穴內部。


  「不要…嗯……唔…嗯…停下…嗚…不要…」小周后周薇緊閉雙眼,咬著嘴唇極力忍耐著不發出淫叫聲,額頭已經冒出汗珠。


  「嗯…唔……嗚…啊啊啊啊。!」周薇發出凄厲的慘叫聲,下體隨著趙光義手指上的抽送噴出了大量的水,居然被搞得潮吹了。


  那年代的人哪懂得什幺是潮吹,趙光義淫笑著說道「居然舒服到尿出來啦!哈哈!」趙光義的嘴巴淫笑著,手指卻沒要停下的感覺,仍不斷高速在小穴中抽送。


  「嗯…。!嗚…啊啊啊…哇嗚…」周薇仍在極力忍耐著,但是高潮后持續的強烈刺激,讓她難以忍受的多次叫了出來。


  「停啊…又要來了…啊…不要…啊啊啊啊。。。!」當十多分鐘后小周后又在慘叫聲中噴出第二次的水時,她赤裸的身體已經完全被汗水濕透。


  趙光義終于停下手指,淫笑著說道「怎樣,朕的功夫厲害吧!」小周后急促喘息著,說道「你…你這無恥之徒…你…休想…我…會…順從…你…」「還敢嘴硬,好!來人!」趙光義又找來小太監,交代了一些事情后,小太監匆匆離去,趙光義才對著周薇冷笑說道「給我聽著,妳要是敢輕生自盡,我保證李煜和妳周家全家老小都會一起去陪葬!」周薇本來想要待體力稍微恢復后,便咬舌自盡一死了之,聞言淚水再度流了下來。


  不一會兒敲門奉準進來的居然是二個男人,趙光義笑著說道「你們兩人給我好好的把朕的英勇雄風好好畫下來,畫一副“熙陵臨幸小周后”圖,這兩人竟是宮廷畫師。


  ( 歷史上確有其圖,差不多就是五個宮女硬架著赤裸的小周后被趙光義搞的春宮圖,后記中我再把后世詩人描述的詩詞補上… )趙光義再次把手指插進小周后周薇的小穴中,又是高速瘋狂的抽插摳弄,還沒完全退去的快感瞬間又侵襲著這名美人。


  「嗯…啊…唔…」有二個男畫師在一旁觀看,讓小周后因為羞恥,居然更快達到了高潮,她強忍著盡量不叫出聲,但肉穴中不住收縮抽蓄的嫩肉,經驗豐富的趙光義怎幺會沒有發覺。


  他也刻意不停下來,仍然不斷加速抽送,大概又抽送了近十分鐘,小周后周薇再度在慘叫聲中,又噴出了大量淫水。


  「啊啊啊啊啊,不行了…啊啊啊啊,快停下!啊啊啊啊!」在趙光義持續告訴抽送下,周薇不斷發出凄厲的慘叫,下體隨著趙光義手指的抽送不斷噴出水來。


  趙光義持續又抽送了好幾分鐘,才滿意的停下了手指,看著周薇急促的喘息聲,渾身還不斷抽蓄顫抖著,趙光義才慢慢的把自己全身衣物脫掉,露出了兇猛的肉棒。


  剛才自己喝的那杯叫做帝王金槍,是歷代帝王秘傳的男人圣藥,喝上一杯不但能增強體力,持久不軟,還能一晚連御數女,一展帝王雄風。


  更可怕的是喝了藥后,他的肉棒脹的更硬更大,布滿青筋的肉棒幾乎和男人的手腕一樣粗,長度也超過一尺長,堅硬的程度更是宛如鋼鐵堅石一般。


  還在急促喘著氣的周薇看到如此兇物,嚇的花容失色顫抖的說道「不…不要…這…太大了,我…受不了的…」周薇身材嬌小,大概只有145公分左右,身材又纖細,即使加上豐滿又堅挺的胸部之外,體重大概也只有35公斤左右,如此嬌小的身軀如何能吃下這幺兇猛的兇器?


  但是周薇香汗淋漓的模樣,讓她看起來更加性感迷人,趙光義哪里會考慮那幺多,龜頭對準著已經濕透的陰道口,猛一前挺!


  「啊啊啊啊!」周薇發出凄厲的慘叫,即使已經經過三次潮吹,仍處于高潮狀態下,還是感受到了那撕裂般的強烈痛楚!


  趙光義的龍莖這才進入一半,周薇的陰道已經被撐斗大,但是趙光義看見小周后痛苦的表情,更加興奮,不但開始緩緩抽送,同時看了壓著雙手的兩個宮女一眼。


  兩個宮女早就幫趙光義玩弄過無數女性,哪會不知道他的意思,放開抓著小周后雙手的手,一手壓著她的肩膀讓她無法亂動,另一手則抓著周薇豐滿的胸部不斷揉捏,還用手指用力捏著周薇粉嫩的乳頭。


  周薇的雙手稍微自由了一點,伸手推在趙光義的胸口想推開他,但是柔弱的她,加上已經高潮了好幾次渾身乏力,怎幺可能推的開。


  反而有種欲拒還迎,要抵抗卻無能為力的感覺,趙光義就是喜歡這種強姦美女的快感,趙光義越抽送越快,也越來越用力,越插越深,猛一頂竟插到了底!


  ( 據在后代詩人對熙陵臨幸小周后圖的描述中,小周后就是用手推著趙光義,顯現出她非是自愿 )「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」周薇發出了驚天動地的慘叫,從她纖細嬌小身軀的小腹,居然能看出被頂的明顯凸起的樣子。


  超過三十公分長的兇猛巨物,早就超過周薇嬌小身軀的陰道長度,不但頂到了子宮,因為春藥變的有如鐵棒般堅硬的肉棒,居然硬是將子宮頸頂開,整個龜頭塞進了子宮裏!


  小周后周薇的身體不斷顫抖,陰道從最后一次潮吹后,就一直收縮抽蓄著不說,連子宮都微微抽蓄著。


  趙光義開始猛烈抽送,他每一次都完全拔了出來,然后又狠狠的插到了底,深入到子宮之中,而且抽插的速度完全是正常人在要射經前全速沖刺的速度。


  「啊……哇啊……啊啊啊…嗚哇…啊啊啊啊啊啊…」周薇只能渾身顫抖的不斷慘叫,打從服下春藥沒多久,高潮就一波一波沒有停過。


  最后一次潮吹后,緊接著被巨大兇器插入,她的高潮更是連退去的時刻都沒有,連續絕頂的高潮對女孩子來說,是非?膳碌募灏。


  喝了帝王金槍酒的趙光義,好像不會累的人一樣,竟然維持這樣猛烈的抽插動作將近三十分鐘,周薇已經叫到叫不出聲音了。


  「………」小周后周薇兩眼無神,張大著已經叫不出聲音的嘴,胸口劇烈的喘息,身體內外全都不自然的顫抖抽蓄著,雙手已經無力的攤了下來。


  趙光義偏好強姦凌虐的感覺,對目前像姦尸一樣小周后周薇感到很不滿意,看了抓著雙腳的宮女一眼。


  兩人隨即放開雙腳,半昏迷虛脫狀態的小周后自然也沒有掙扎的能力,兩個宮女其中一人從衣服中拿出一把狼毫毛筆,用筆毛刺激著周薇的陰蒂。


  另一個宮女居然從衣服中拿出一根以白玉精雕,細長的假陽具,宮女蹲了下來彎下身軀,把玉屌先沾了沾已經噴濕滿地的淫水潤滑,然后對著周薇的屁眼,用了的插了進去。


  括約肌被撕裂,一股彷彿處女被猛烈破身般的痛楚席捲這小周后!


  「哇啊啊啊啊!」周薇彷彿遭到嚴刑拷打般,彷彿用盡全身體力發出了激烈的慘叫。


  宮女們非常了解趙光義的興趣,她們如果手下留情沒有滿足趙光義的變態慾望,下場將會更慘,一年多以來已經有好幾個宮女被趙光義凌虐致死了!


  她用盡力氣全力的在周薇的屁眼高速抽插著玉棒,如果周薇沒有激烈反應,那倒楣的將會是自己,所以她每次都是插到手持玉棒之外最深的深度,拔出來時也是拉到機會整根拔除的狀態。


  「啊啊啊啊啊……嗚哇啊啊啊啊啊…」周薇幾乎是維持本能反應的顫抖、慘叫,即使聲音已經沙啞破音也停不下來。


  又過了十多分鐘,即使喝了烈女蕩增強體力的她,終于也撐不住昏了過去,但是趙光義還沒有射精。


  兩位玩弄乳房和乳頭的宮女,各拿出一根針灸用最粗的長針,直接朝乳頭中心點刺了進去。


  周薇猛然睜開了雙眼,長大嘴喊不出聲音來。


  另一位用毛筆刺激陰蒂的宮女把筆反過來,另一頭居然是一根細長的鋼針,宮女毫不留情把鋼針刺入周薇的陰蒂。


  「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。。!」大概連周薇自己都不相信,自己還有體力發出這樣的慘叫。


  但這大概也是最后的體力了,她之后只能睜著眼睛,張大嘴巴,淚水和口水都停不下來一直流著,承受著極端的高潮和痛楚。


  只要她昏過去,鋼針就刺進她的乳頭和陰蒂,讓她在激痛中又醒了過來,即使叫不出聲,也必須讓她保持清醒,這是趙光義最大的底限,不然這批宮女將會遭殃。


  趙光義在抽送了進一個時辰(兩小時)才發出一聲怒吼,將滾燙的精液直接射進子宮深處。


  趙光義把兇猛肉棒拔了出來,小周后周薇渾身仍劇烈的顫抖著,胸口也因劇烈的呼吸不斷起伏著。


  被撐開的子宮口和陰道口一時之間竟閉不起來,可以明顯陰道看到里面的嫩肉和仍不斷抽蓄著,顯示出她仍然維持在劇烈的高潮中無法退去,而精液也不斷隨著抽蓄從子宮和陰道中噴出來。


  趙光義看了宮女一眼,宮女急忙再去拿了一杯烈女蕩讓周薇喝下,好多少恢復她的體力。


  喝了帝王金槍酒的趙光義在射精后,巨屌居然沒有軟化,果然是能讓帝王連御數女的男性圣品,只是看來這連御數女的能力,今夜都要由小周后一人承受了。


  趙光義不等周薇身體顫抖變弱、抽蓄停止,馬上又將巨大的老二插了進去再度狂抽猛送,淫笑說道「夜晚還長的很呢!」


【完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