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頁  »  新聞首頁  »  強暴小說  »  網聚被奸
網聚被奸

網聚被奸

我是小純,今年17歲,就讀高雄市某女子高中。我要說的是一件去網聚被欺負的真人實事,就發生在我身上,其他女孩子要小心,不要像我這樣,糊里糊涂的就被上了。


  教師節那天,我參加了一個聊天室的網聚。


  我們在高雄一間複合式餐飲的餐廳約定好了,我依約前往,到場的差不多有近10人左右,大部份是男性,只有我跟另3位女性網友。


  「呃,妳是小純嗎??」其中一個人這樣問我,我怔了一下,問:「是呀,你怎幺知道???」「喔,我是阿德啦,就是那個高雄的阿德,我們聊過天喔,妳說妳會來,所以我在猜是妳吧!沽2人也靠過來自我介紹,一個說是叫「天天」(這名我從沒聽過),一個自稱在聊天室里的名字叫「簡明」,我一樣也沒聽過,我對他們笑了笑,就到一旁作下點餐。其實會來是因為那天正好沒事,學校也只上半天,所以來看看,并沒什幺特別的原因,由于剛放學,所以我製服都沒換就來了,我穿的是黑裙子,綠色上衣,160公分,45公斤,纖細的長腿,跟可以甩來甩去的馬尾,是我的一慣外型......住高雄的人應該知道我是那間學校的,不便明說。


  差不多過了1個多小時,我喝了杯綠茶,也想走了,順便去一下洗手間,于是我站起來對另一位女網友布丁說:「我去一下洗手間,回來可能就要走了!顾c點頭,我便進洗手間要上一下廁所,看到鏡子,我想先洗個臉,所以就先站在鏡子前準備開水龍頭。


  這時突然沖進來約3個人,一個從后面一把抱住我,另一個把我的頭按在洗手臺上,還有一個把我的手反扣在背后。


  我花了5,6秒才從突如其來的震驚中反應過來,但還不知道發生什幺事了,我的手這時已被反扣在背后綁住,全身動彈不得,我準備要大喊:「你們!!!.....」突然鼻子被類似濕綿花之類的棉布給摀住,我嚇了一跳,倒吸一口氣,沒想到吸到一股化學藥品的味道,接著頭就開始逐漸暈了起來,手腳也不聽使喚的軟了下來。


  「呵呵呵,我們小純終于乖乖聽話了!蛊渲幸粋聲音說道,我認得那聲音,是阿德。


  「對呀,接下來就有的玩了,」說話的這個是簡明,「誰先上呢??」「我先可以嗎??」在背后抱住我的人說,那是天天。我這時終于知道是怎幺回事了,開始想掙扎,并想呼救,但無奈現在完全使不上力,嘴里也只能微微的發出「嗚嗚嗚.....嗚.....」糢糊不清的呻吟聲。


  「好,就這樣吧,」天天把嘴湊過來開始吻我,我本來想一口咬掉他的舌頭,沒想到他的舌頭一進到我嘴里就開始上下左右的舔轉起來,原來是個老手,我馬上全身無力,也無法抵抗了,就在那任他擺布!膏....嗯....唔........」接著他一面吻我,一面用手解開我的製服,一個一個的把扣子打開,露出我33C的酥胸,然后伸進製服里,把胸罩往上弄開,手輕輕的繞著我的乳暈打轉,任意撫摸,還有一下沒一下的捏我的乳頭,受不了的感覺讓整個身子猛地抽動一下,隨著他嘴里的舌頭擺動,跟雙手的上下愛撫,我就算一點都不愿意,身體還是開始發熱,乳頭也硬了起來,舌頭不由自主的回吻他。


  同時,我的手好像碰到了什幺東西,就握在我手里,然后開始越變越大,聽到簡明的喘息聲,我知道了那是他的陰莖,他把那根東西放在我被綁雙手中,來回的進出,我的手也很不聽大腦指揮,開始很合作的幫他撫摸,讓他抽送。


  「好的來啰!拱⒌掳盐业娜棺油舷破,我驚覺不妙,又開始想喊叫,無奈嘴里在天天的熱吻下,只能發出「唔....唔......嗯.......」的聲音,眼見他把我安全褲也慢慢的褪下來了,我心里除了著急和哭泣,已經沒有任何方法了。阿德把手指伸進我的私處,開始搓弄我的陰戶,又挑逗我的陰蒂。我開始「呀.....呀呀呀.....喔......呀.....呃.....喔喔....呀.......」的低聲淫叫起來。身體越來越熱,屁股也開始微微搖動,過一會兒,他把手插進我的小穴里,慢慢的抽送了起來,一種前所未有的感覺像電流般通過我全身,直達大腦,剎那間,我竟然有一點點開始享受這感覺。


  天天的嘴離開我的唇了,他把我的頭轉過來,把褲子拉鍊拉下,我眼前是一根漲到不能再大的陰莖,接著就塞進了我嘴里,在我嘴里快速的變大,嘴里沒有空間的我也只發的出「嗯嗯....嗯....唔唔......」的聲音。不知該怎幺辦,他竟然猛力拉扯我的馬尾,我痛的只好開始一面哭一面用舌頭開始幫他舔他那雙手按住我的頭,他開始把我的頭前前后后的晃動,越晃越快,我一面發出「唔....唔.....嗯嗯嗯....


  .唔.....」的囈語,舌頭也越轉越靈活,還舔他那兩顆睪丸,他的男棒也毫不客氣的在我嘴里進進出出,大的讓我的櫻唇完全沒有其他的空間。就這樣讓他給抽插了10分鐘,過一會只聽他喘息聲越來越快,我聽到他低聲說「我要來了~~~」,嚇了一跳,想把頭退開,但他有力的抓住我的頭,繼續前后的快速移動。不一會兒,一股熱熱的液體射進我嘴里,越來越多,但我吐不出來,只好一點點一點點的喝了下去,我一想到就這樣喝了陌生人的精液,哭的更厲害了。他看到了,說:「別哭嘛,來,給妳一點獎勵喔~~」說著便抽出了他的那根鋼棒,把剩余留在上面的白汁在我臉上擦來擦去,我這白白凈凈的臉一下子全是他的白汁。


  這時我聽見簡明說:「呵呵,小純,妳今天很愉快吧??一個17歲的高中美少女被我們如此疼愛,不是天天都能有的呢,妳....喔....妳.....呃...呃.....呃...」話沒說完,我的手感到他的男根一陣強烈的振動,然后他狠狠的射在我手上,我的整個手都黏黏的,好像被膠水涂滿似的。


  「妳還想反抗我們嗎??」阿德一面用手加速的抽插,一面問道。


  「都....都被你們...搞...搞成這樣了.....我....」我很勉強的從嘴里吐出這幾個字,因為嘴里又麻,又有沒吞完的汁液,他見狀笑著說:「呵呵,第一次上妳們XX女中的,原來感覺是這幺好,準備啰~~」說著手也退了出來,然后我的陰部感覺碰到了他那根碩大的硬棒。我慌張起來,夾緊雙腿想阻止他進入,但沒什幺用,他硬把我雙腿掰開,然后慢慢的插了進來。強烈的劇痛從底下一直往上快速蔓延,我一生從來沒這幺痛過,但已無力的我,也只能「啊....啊....嗯....唔......呃....」的微弱呼喊。等他完全進到里面后,就漸漸的開始抽起來,進去,出來,慢慢加速,我想站起來,但天天把我的頭跟身體都壓製住,我上半身趴在洗手臺上,腰以下只差一點點就離地,踮著腳的我,全身只有屁股隨著阿德抽插的頻率前后搖擺,他越插越快,我開始叫了起來:「啊....啊....啊......阿德.....不要呀.....我...


  .我不行了....不要....不要再插了.....饒了我吧....求...求你....呃....喔.....喔.....嗯...」阿德不理會我的求饒,繼續干我,越干越用力,我快到極限了,不得已只好繼續求他:「......拜託你....


  ...不要再干我了.....我是.....處女.....別這樣...呃.. ..呃...饒了我吧...我快受。....受不了了.....求你呀......呀呀.....喔喔喔......」阿德哼了一聲,干的更用力,爆猛的往我小穴盡情抽送,我的淫液讓蜜穴更滑,更多汁,也更方便阿德的狂抽硬干。大約讓他這樣姦淫抽插了一兩百下,我終于不行了:「.....不要....我快不行了.....極限了...不...不....呀.......天呀.....天呀.......呀....啊..啊...啊.....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啊~~~~~~~~」快感像爆炸一樣,在我腦里爆開,全身突然像被猛力的電到一樣,我開始痙攣,身體弓了起來,完全沒了理智。


  我就這樣達到了高潮。


  阿德繼續搞我,我已酥軟無力了,過了約2分鐘,他突然拔出來,一股熱辣辣的精液,一陣一陣毫無保留的全射在我的纖腰,屁股,和大腿上。接著天天放開我,我整個人沒法站穩,延著洗手臺滑到地上,癱在墻邊。簡明蹲下來幫我把胸罩放下來,扣上衣服,拉好裙子,接著把我本來掛在小腿上的內褲脫了下來。


  「作紀念的,妳不介意吧??呵呵,親愛的小純,妳們學校像妳這樣好運的女生可不多啰,嘿嘿嘿.....」阿德笑了笑,3個人就走出去了。


  我癱在那里10分鐘,臉,腰,屁股,腿,手都是不同男人的精液。直到小布丁進來找我,把我扶了出去,幫我叫計程車回家。


  可惡的網聚,就這樣奪走我的處女之身。


  【完】